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我终于失去了你-绥宁走笔:丹青画尽是此地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319 次

彭永

湖南有个绥宁,绥宁有个黄桑。

假如对地处湘西南一隅的绥宁还了解不多,或许你对这儿的黄桑多少有所耳闻:这是一片人迹罕至的奇特绿地,千年古藤沿着参天古树突如其来;这是一处未经雕刻的人世净土,流连的蝴蝶在淙淙的溪水边翩然起舞;这是一块移步换景的调色板,春来漫山映山红飞霞流丹,秋去金黄银杏叶铺满一地,无边的绿毯在夏天山风的吹拂中悄悄流动,参差的苍松翠柏在冬季皑皑白雪的掩盖中静静挺立。

这便是绥宁于我的开端幻想,虽然之前从未与她曾有过密切触摸,但心里现已千百遍描画了她的容貌,规划了无数次和她初遇时的景况。

多情总被无情误,在寓湘的二十多年间,一次次与她擦肩而过,空留一个个日夜里咀嚼着她的姓名,一处处高地上眺我终于失去了你-绥宁走笔:丹青画尽是此地望着她地点的方向,无限落寞,无限惆怅。

现在,我就站立在曲幽谷高高的望瀑亭上,无限风光尽收眼底,莽莽芊芊的绿色如一领披风掩盖在她的死后,突如其来的六鹅飞瀑似她潇洒的秀发,飞跃的山涧如同她细微的鼻息……

现在,我就流连在上堡侗寨暗沉的金銮殿旁,口里回味着青钱柳留下的芳香,双手抚摸旗杆石留下的清凉,一条黄狗蜷坐在寨门前的台基上,一位侗家姑娘端着乌饭悄悄走过我的身旁……

现在,我就停步在寨市跨越西河的风雨桥上,习习的河风送来午后的新鲜,耳畔隐约传来丝竹相伴的散曲唱和,眼前闪烁着青石老街悬挂灯笼的光辉,四野青山连绵,脚下绿水汤汤……

这便是绥宁留给我的一日形象,差不多便是印证我开端的幻想,像极了《红楼梦》里的宝黛初会,互相都觉得在哪里见过相同,只不过是旧地重游,故人相逢。

我终于失去了你-绥宁走笔:丹青画尽是此地

绥宁地处八十里大南山北麓和雪峰山南麓之间,是湖南森林掩盖率和林木积蓄量榜首县。据史料记载,赤军长征时曾三过绥宁,榜首次是1934年10月任弼时、肖克带领的红六军团作为长征先遣队,通过黄桑坪,与湘西北贺龙领导的红二军团会集。第2次是1934年12月湘江战争后,中央机关和赤军主力部队,为打破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,避开大道,从广西进入城步,其间一支赤军部队翻越城岭(当地称老山界),过长安营,入通道木脚乡(其时属绥宁县),敞开了改动赤军命运的通道大转兵。第三次是1935年12月,任弼时、贺龙带领的红二、六军团从湘西桑植动身,一路南下,经绥宁黄土坑进入贵州乌蒙山区,进行了近一年的战略大斡旋。

我从陆定一笔下的老山界开端,重走长征路。可谁知到了绥宁,目之所及,尽是一片横无际涯的莽莽森林,朝圣的初心情不自禁地让坐落这天赐的绿色。

在其他当地,比方平原地带,树林不过是村庄和地步之间的少许装点。而在绥宁这儿,山沟间偶然的小片水田和村落人家,却显得分外稀罕了。穿行在崇山峻岭之间,蓝天上白云朵朵愉悦着双眼,轻柔的山风送来雨后的新鲜,好像再也找不到比这绿野仙景的更惬意的当地了。

车子终究在绥宁县城停了下来。这是一座小小的山城,群山环抱,巫水河穿城而过,在这儿转了一个大弯。这儿成为县城的前史并不久,1954年才由寨市搬迁过来。当地县志显现,绥宁在周属荆州,五代为徽州。宋元丰四年(1081年)改莳竹县,崇宁二年(1103年)更名绥宁县,属武冈军。《今县释名》:“宋克复蛮地置县。”绥宁改名的时期,大致与北宋章惇开梅山时期大致适当,湖南境内安化、新化、绥宁、新宁等地名,都是朝廷取安慰和平之意。外表看这些地名一个个涵义吉祥,背面莫不是华夏政权同少数民族地区的降服与抵挡。

在高速公路注册之前,绥宁交通不便,差不多便是一座被群山包围起来的孤岛。绥宁当地将自己定位成奇特绿地,既阐明森林掩盖好,更阐明与世阻隔,绿地不便是被沙漠包围起来与外界阻隔的当地吗?

第二天一早,驱车前往黄桑坪。脱离拥挤逼匝的县城,视界立刻开阔起来,青山绕郭,绿水穿村,夏天的原野生气勃勃。绿树映衬的盘山公路,一边是深不见底的山崖,一边是巧夺天工的峭壁,越往里走,植被越加旺盛。就在“随山将万转,趣途无百里”之时,突然间,“声喧乱石中,色静深松里”,在一片声若天籁的轰鸣中,咱们停下了脚步,这儿是黄桑国家自然保护区的中心景点曲幽谷。

曲幽谷应是从唐诗“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”化用而来。循着巨大的轰鸣声望去,只见峡谷对面一道银练倾注而下,煞是壮丽。远望能够当归,却无法代替进入其间的趣味。我恨不能插上双飞翼,立刻飞到瀑布边,但是看着近,走着远,从近乎笔直的八百多阶天梯一步一顿下来,一步一步接近潭边,渐闻瀑布声响如群牛嘶鸣,如万马飞跃,终究如潮水般袭来,吞没人间一切声响。

站在潭边,仰脸望去,飞瀑如巨龙入水,溅起巨大水浪,又跃入空中化成水雾,扑面而来。

本来这瀑布名曰六鹅,滩名六鹅潭。相传因瀑布隐于深山幽谷,且水质明澈甜美,天庭六仙女便经常到此嬉水沐浴,不料一日被樵夫遇见,仙女们随即化身六只天鹅,游进水帘讳饰下的山洞躲藏,之后便有了六鹅飞瀑的美名。

这让我想起七仙女和董永《天仙配》的故事了,传说有七个仙女在潭里洗澡,被路过的墨客董永看见了,偷藏了其间一位的衣服。刚好那一位仙女便是思凡心切的七仙女,趁机嫁给了董永结为夫妻。这个天仙美眷的成果,可要比六个仙女化成六只白鹅好多了,否则,樵夫仍是在打光棍啊。

六仙女化身为鹅的传说显然是后人演绎的,但是也增加了令人遥想的空间。设若六个羽衣飘飘的美人在此沐浴,那该是多么赏心悦目的美事儿。

知之不如好之,好之不如乐之。到了潭边,虽不能游水,岂有不下水的道理,一挥而就地脱鞋涉水,一步步走向深处,潭水严寒刺骨,水中有鱼历历可数;水雾携风而来,偶有飞鸟掠过。刚刚的一身热汗,被这山风吹过和冷水浸泡后,立刻散失。

水中不行久留。沿着山涧持续前行,一路古木参天,浓荫蔽日;古藤交织,突如其来。有一古藤从路旁边山上横出,攀援至路别的一边的楠木之上,粗细如小儿胳膊,一时玩兴大发,双手环抱擎柱,双足抵地跃起,前后摇摆,顿觉耳边生风,一切景象皆成动画之景,人与自然天衣无缝了。

想起不知谁唱过的一段山歌:天上起如此起花,包谷地里生豆荚。豆荚缠住包谷树,妹妹缠住后生家。这儿古藤是那小阿妹,楠木便是那后生家。藤树温顺,楠木挺立,刚柔并济,相伴相生,是天然的一对眷侣了。

黄桑的楠木可不是一株两株,而是一片一片。听说这儿有全国面积最大的金丝楠木林、铁杉群落和穗花杉群落。我行走在一片金丝楠木林里,仰望着高耸入云的树冠,抚摸着质地紧实的树干,充满了无限的仰慕之情,这是真实的栋梁之才啊。在宫廷等传统修建中,只要这样的树木才干挑起大梁。

可为何如楠木在茅盾先生的《白杨礼赞》里很不受待见呢?“让那些瞧不起民众、贱视民众、固执的后退的人们去赞许那贵族化的楠木(那也是直挺秀颀的),去轻视这极常见、极易成长的白杨树吧,我要大声赞许白杨树!”

我不知道茅盾先生为何如此架空楠木,但现在知道楠木殊不简单,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里,餐风饮露,采日月之精华,历百年之孤单,方成果堪当大任的栋梁。卓尔非凡的楠木,怎样就成了瞧不起民众、贱视民众、固执的后退的代名词了?楠木无语,任人去说。究竟,白杨仅仅白杨,楠木终是楠木。

山里的气候说变就变,方才仍是白云朵朵,霎时间暴雨如注,豆大的雨点落在地上,溅起水雾,热气蒸发。虽然还眷恋着曲幽谷的清幽,盘桓着南竹林的清翠,还期望在天然的氧吧里新陈代谢,看轻盈的松鼠从这儿跳往那儿,暴雨却引着我从满眼绿色的实际浪漫中,掀开一段上堡古国尘封的前史。

上堡古国距曲幽谷约半个小时车程。在前往途中,雨越下越大,用滂沱大雨好像也不为过,路上到处是山上倾注而下的水流和滚落下来的碎石,有几块碎石好像就要砸到了车顶上,令人胆战心惊。到了上堡侗寨,豪雨仍然没有消停的意思,路面现已成了水面。隔着雨帘,模糊可见几栋侗族风情的木楼参差散布。

被当地居民称“上堡古国”的上堡侗寨,是一处古苗王国首都遗址地点地。上堡古国广义上包含其一切辖地,如界溪、赤板、雪林、潭泥我终于失去了你-绥宁走笔:丹青画尽是此地等地,狭义仅指其首都,即上堡古村。明正统元年至天顺年间(1439-1464年),湘、黔、桂接壤的苗民以上堡为中心发动了大规模的装备起义,并树立苗族王国,将苗疆划为“省”“府”“州”“县”等行政单位,至今黄桑一带仍流传着“界溪省,巴流府,雪林州,赤板县,上堡有个金銮殿”。上堡古国是苗族前史上榜首次树立自己政权的首都遗址,也是他们的政治活动中心。

在群山环抱之中,居然还隐藏着这段血雨腥风的前史,引发了我的无限爱好。来不及比及风歇雨住,我径自朝村寨深处走去,一块巨大的旗杆石兀然耸峙,雄壮的寨门前,几株青钱柳像岗兵相同巍然耸峙,好像在严厉检查每一个过往行人。进得村寨,一座座侗族风情的吊脚楼随山就势,新旧纷歧。顺着我终于失去了你-绥宁走笔:丹青画尽是此地指示牌曩昔,一座规模宏大的三层木结构房子兀然矗立,虽然外立面现已暗沉一片,但模糊可见当年新完工时的气度,这便是传说中的金銮殿了。

我站立在金銮殿前,幻想着当年这儿从前演出的雄姿英才,不胜压榨的苗民聚众起义,然后又被朝廷无情打压。数百年前那一个个鲜活的面孔,那一个个不平的声响,早已荡然无存,随风飘去,只留下现现在的青山连绵,和着新建侗族鼓楼上的悬铃锵锵。

不经意间雨停了,天空上乌云仍然在翻腾,变幻着不同的形状,但阳光现已从一个个云彩的缝隙中放射出光辉。村寨里有几位古稀白叟,正围坐在寨门里饶有兴致地吟唱着散曲,模糊听得是一首《【双调 新水令】丹青画尽是绥宁》:奇特绿地是绥宁,古徽州楚南形胜。高山环古道,瑞霭接天庭。绿抱山城,万籁四时听。

这样的绥宁,这样的黄桑。

我终于失去了你-绥宁走笔:丹青画尽是此地